洪洞吧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
7万

积分

0

好友

2万

主题

发表于 2021-1-28 23:23:40 | 查看: 66| 回复: 0
  11月19日晚6时,洪洞县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,宣告 “1112”警察夫妇遇害案成功告破, 3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。
  三个籍贯不同的嫌犯,如何结成令人闻之胆寒的杀人同盟?长达数月的跟踪踩点,浑然未觉的警察夫妇,留给世人怎样惨痛的教训?千钧压力之下,专案组如何锁定目标,终将案犯擒获归案?惊天血案背后,又带给全社会怎样沉重的思考?
  连日来,记者辗转临汾、洪洞,深入专案组,多方采访知情人士,力求靠近现场,还原真相,寻找答案。
  11月21日,洪洞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武云电告诉记者,当他接到报警,赶到案发现场——位于洪洞中心广场东侧的古槐大厦,他几乎难以置信,洪洞县公安局民警王建雄、韩惠芳夫妇,竟然被人残杀家中。
  这是11月12日的中午,王建雄留学美国的儿子,因为打不通父母的电话,便委托舅舅前来察看。预感不祥的儿子,特意吩咐舅舅,“如有必要,就让开锁公司打开门锁。”
  临汾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政委韩智慧,是最早进入现场勘察的刑事技术专家之一。令这位资深法医惊讶的是,客厅很整洁,地面很干净,两名被害人,并排躺在卧室的床上,面部很洁净……凶手刻意清洗的,甚至包括夫妇二人的指甲缝。
  洪洞县公安局全警出动,临汾市公安局局长安占功、分管副局长杨通顺等第一时间赶往现场,省公安厅、公安部众多专家连夜汇聚洪洞,专案组驻扎的信合宾馆,戒备森严,气氛凝重,大家早已形成共识,这样一起全国罕见的惊天大案,如果不能尽早侦破,“根本交待不了社会,连公安机关自己也交待不了”。
  军令状已下,举国关注,每个人的心里,烦人无洪洞都压着一块巨石。面对手法专业、经验老到,敢对警察横下杀手的神秘真凶,限期破案,谈何容易?
  果然,数百人的专案组兵分七路,夜以继日,反复排查,却收效甚微,无数条线天过去了,侦查路径迷雾笼罩,各界质疑波涛汹涌,全国媒体聚焦洪洞,网民评论铺天盖地,专案组通宵达旦,面临千钧压力。
  11月18日,一个听起来很吉利的日子,这天凌晨,专案组在浩如烟海的视频资料中,发现重大疑点,此前举步维艰的侦查摸排,就此重大逆转。
  这组宝贵的视频资料,来自距古槐大厦四、五百米的洪洞某银行监控录像,录像显示,11月11日凌晨3时26分,一个戴着口罩、墨镜的年轻男子,径直走到银行自动取卡机前,先后插入三张银行卡,每插一次,男子便从衣兜里掏出手机,烦人无洪洞借着手机的亮光,低头核对着什么。再仔细察看,这个举止怪异的男子,所穿的棉衣,竟然是一件女式外衣。
  “我们断定,他在核对银行卡密码,”临汾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长乔临生告诉记者,他们马上调取银行资料,不出所料,男子所“核查”的三张银行卡,户主正是王建雄之妻、洪洞县公安局信访科民警韩惠芳。经韩惠芳亲属辨认,“墨镜男”所穿的女式棉衣,正是韩惠芳遇害当天所穿的外衣!
  洪洞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武云电一行,被派往太原,抓捕组于凌晨时分,赶往太原某大酒店,正在房间里酣然入睡的犯罪嫌疑人高迎平束手就擒。
  专案组确定,韩泽荣的藏身之地就在洪洞某大酒店,几天前,韩泽荣前来应聘,成了一名保安。天刚蒙蒙亮,早起的保安,已开始晨练,民警从四面包抄,一保安见状,拔腿就跑,正碰上一辆出租车,保安将车拦下,跳上车绝尘而去。
  就在这时,洪洞县公安局局长吉绍文驾车迎面而来,他当即掉转车头,猛追出租车,“的哥”发现情形不妙,自觉停车,保安乖乖下车,一问哭笑不得,这位老兄仓皇“出逃”,原因纯属个人隐私,和案情风马牛不相及,民警继续在酒店搜捕,正在睡梦中的韩泽荣,被一举擒获。随后,专案组在韩泽荣家中,搜出了受害人的存折、银行卡、香烟等大量赃物。
  19日下午四时,从河南传来捷报,第三名犯罪嫌疑人刘志安,在老家河南新乡落网。
  “你们究竟咋破的案?”审讯中,三个制造了惊天血案的嫌犯,迫不及待地询问民警。他们以为,那个血腥的凌晨,所有过程堪称天衣无缝:现场已经反复清洗;作案后,三人各回各家,再无联系。甚至,为了取款安全,刘志安提前办了护照,远赴澳门取款,只是由于手续不全,怏怏而归。逃亡途中,三人每天上网,洪洞警方的悬赏通告,他们倒背如流。高迎平说,他实在想不通,茫茫人海,警方为何偏偏将他们锁定?
  “秘密就在临汾警方的信息化高端技术,”省公安厅刑侦专家向记者释疑,这项已在全省推广的高科技革命,简而言之,就是让每一个犯罪分子,置身天罗地网之中,达到“来能报警,去明走向,动知轨迹,全程掌控”的神奇效果。
  今年35岁的高迎平,是这个犯罪同盟的灵魂人物,他膀大腰圆,狡猾多端,面对审讯民警,翻来覆去一句话,“真不是我。”
  高迎平被抓时,只穿了一条单裤。武云电吩咐民警为他买回一条保暖内裤,还给他端来一碗热水。高迎平一愣,态度不再强硬,他问武云电,“能不能单独和你说句话?”
  “能是能,”武云电耐住性子解释,“不过,我们有纪律,必须两人以上办案。”
  “能不能让我见见孩子?”高迎平试探着提出“交换”,怕遭遇拒绝,他哽咽着、一字一句地说,“说啥也晚了。案子是我做的,策划是我,主谋是我。”
  11月10日晚8时,高迎平与韩泽荣、刘志安来到王建雄夫妇居住的古槐大厦1501室,经过三个多月的跟踪踩点,他们已熟知这对夫妇的活动规律,为什么选择他们?高迎平说,看见王建雄开着一辆奥迪车,“应该比较有钱,至少比我们有钱”。
  此后,三人多次来到古槐大厦,打探地形,甚至直接敲开王家,“看看有没有保姆”,王建雄当时就在家中,门一敲即开,韩泽荣谎称“走错了”,匆匆离去。
  “不怕鬼跟上,就怕人盯上。”身为警察的王建雄,面对种种异常,却疏于防范,当地百姓对此感慨不已。
  11月10日晚8时,三人再次来到王家,正赶上王建雄夫妇与客人外出吃饭,三人躲到16层楼道,凌晨时分,女主人韩惠芳先回来进了门,王建雄将车停到地库,随后进家,却未将门锁扣好,这个致命的疏忽,令三个幽灵乘虚而入,按照事先筹划,王建雄夫妇说出银行卡密码后,被殴打捆绑,双双殒命。在他们身后,传言喧嚣,争议不断,多少功过是非,两人已经无从辩解了。
  11月23日,王建雄、韩惠芳夫妇的葬礼,在悄无声息中举行,同事们谨慎地表达着慰问之情,他们留学美国的孩子,已先期赶回国内,为父母送别,三个尚未成家的子女,不仅要面对网民的质疑,更要面对骤失双亲的伤痛。
  11月24日,记者来到尧都区刘村镇杨家庄村的韩家,韩母正抱着一岁大的小孙子,伤心垂泪。作为独子,韩泽荣本应是家里的顶梁柱,但他却不省油,地里的农活懒得干,一直跟着高迎平开饭店,高当老板,韩作厨师,几年下来,钱没赚几个,却染上了网络病,“每天基本就爬在网上”。
  最可怕的是,两人共同爱上了一项网络杀人游戏,从策划到捆绑,直至灭口,每过一关,就能在虚拟世界里积分升级,两个空虚的灵魂,从此游荡在网络世界里,成天异想天开,想入非非。
  韩泽荣的父亲腿脚不便,母亲常年生病,为了拴住儿子的心,父母倾其所有,为他盖了房子,娶了妻子,原指望着他养老送终,老实巴交的父母哪里知道,韩泽荣的人生轨道,早就偏离了正常方向!
  再说高迎平,一向游手好闲,嗜赌如命,老街坊们提起他,无不嗤之以鼻,“这怂娃团人骗人,坏得多了!”
  2010年7月,高迎平来到洪洞,租了一处民房,时时处处寻找目标,“弄点钱花花”,正为一日三餐发愁的韩泽荣,与高迎平一拍即合,他从尧都紧随高至洪洞,哄骗父母“给霍州老板开车”。两人设计了多种犯罪方案,最终选择入室抢劫,杀人灭口。
  河南新乡的刘志安,也是个无所事事的混混,这个生于1987年的农村青年,一心想在城里混个样子,但他一无所长,找工作屡屡碰壁,家人看不起他,朋友躲着他,空虚至极的刘志安,转而沉溺网络,寻求刺激,并与高迎平、韩泽荣在网上相识。
  2010年8月的一天,刘志安给高迎平留言,“烦得不行,想跟你挣大钱”,正发愁入室抢劫人手不够的高迎平,当即邀请刘志安来洪洞会合,三人就在高迎平租住的民房里,一边昏天黑地上网,一边丧心病狂,寻找作案时机。在网络杀人游戏的教唆“熏陶”下,三人甚至互换角色,轮流扮演王建雄夫妇,反复练习捆绑技术,直至在11月10日凌晨,犯下惊天血案!
  “这帮人没有前科,但对于犯罪,已经没有任何心理障碍,”临汾市公安局局长安占功谈起这个犯罪团伙,语气沉重,“高迎平们”不是几个人,而是一批人,一个群体。他们浪迹城市,无工可作,本想改变现状,却被现实远远抛弃。他们没有正常情感,没有道德底线,对社会强烈不满,对富人强烈仇恨……如果对他们漠然置之、放任自流,“高迎平式”的犯罪,将不会是最后的绝唱!
  蒲县人民政府网

Copyright © 2013-2014 Comsenz Inc.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: zhizhebuhuo&yahoo.com(请用"@"替换邮件地址中的"&")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