洪洞吧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
10

积分

0

好友

2

主题

发表于 2021-2-8 14:08:16 | 查看: 30| 回复: 1
  不吐不快
  这个是一个下属,男,47岁姑且称他为老Z吧,家里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,大女儿大学本科刚毕业,在当地县级市找了一个教育局的编外人员,全市编外人员的工资统一标准1750元。当下年轻人挤破脑袋进公务员队伍已是常态,当不了大“太太”当个姨“太太”看来也很重要。按照今冬的羽绒服价格,这个读了13年书的具有学士学位的知识分子,每个月的收入买不了一件像样的羽绒服。扯远了,回正题吧!老Z以前的履历很复杂,干过汽车维修工、北京打过工、在当地最大的焦化企业干过维修工、当地龙头企业汽车制造厂做过设备维修工等等。2017年公司在他们家附近建厂,我负责生产支持这方面的工作,他来应聘设备维修工,当时要求的是月工资4500元。公司有制度技术人员入职统一4000元,然后三个月后根据技能水平、忠诚度、合作态度几个方面考核后统一调整。当时他43岁的年龄,头顶已经完全秃发,五官一看就是那种精明人,我跟他聊了一下专业方面的知识,感觉比早几个要理想跟多,就破例给定了4500元,他那个感恩戴德的表情我现在想来还比较滑稽。2018年春节我回家说啥也要让我带点他家里的特产,我一再表示公司制度不允许,最后他还是塞进了车里。2018年上半年,他工作很认真也很负责,学习的挺快,因为有扎实的理论功底和爱动脑子,几个月时间已经都能独立工作,我也就及时的给他调到5000元,他干的更欢实了。这个时候矛盾出现了,他的维修组长是总公司派过来的,当然也是我的下属,他们两个开始发生了激烈的矛盾。按照常理推断,我应该袒护这个组长,但是我没有这么做,我平时注意观察,开会或者他们现场工作时我也”霎时到了门首参与。几个月下来我也摸清了一点门道,他们两个年龄相仿,都比我要大的多,组长看不惯他一副自以为是和卖弄的表情,他认为组长没技术不如他。当然组长也有很大问题,他是国企出来的,有些习惯已经固化,做事情嘻嘻哈哈,推诿,扯皮还不承担责任。我不断的居中调停,是我沟通和管理技巧不行还是其他原因,两个人闹到最后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。磕磕绊绊也到了2019年,他们一个三五个人的小团队已经到了无法工作的地步,组长的日常也不得人心,我必须保证团队的稳定,到了抉择时候,在最后一次和组长沟通无果后,就果断的换了他。让老Z带队,暗地里给组长调了薪水,让他找点平衡,组长嘴上说的好听,但是暗地里更加肆无忌惮的各种不配合,到了秋季忍无可忍的就炒了他的鱿鱼。他毕竟是和我一起从总公司来的,还是这个企业前身国有企业遗留下来的老人,我和总公司领导提前2天预告变盘应验!大盘大阳线后下周吃肉思路!隆股份卡倍亿双良节能特斯拉次新股反复的沟通,反复的解释,最后才被炒掉,但是老板念及旧情帮他联系了总公司附现今只有银、玉二后在宫近的一个小作坊工厂做设备维修工。
  这一切,老Z看在眼里,觉得终于找到欣赏他的人了,带着几个人很卖力,当然进步也很快,学了很多知识,现在除非特别疑难的问题才需要我到现场,一般情况下他们都解决了,在我和另外一个领导面前也表现的也很棒,我们商量了一下,在10月再次给他提到5500元,并且计划到了2020年春节给他调到和其他技术组长相同的水平6500元,毕竟干的还不错。2020年春节过后,一般对公司表现好的主管和技术人员进行一次普调工资,幅度一般都是5%-10%之间,老Z不用说在调整范围之内。根据幅度肯定到不了6500元,分厂有分厂的办法,我们商量了一下作为技术骨干和组长双重考虑,按照原来的计划进行。前期有一次谈话,我就出面跟他聊了一下,这个时候老Z的表现就让我大吃一惊,“太低了”老Z第一句话就这么说。我说这个幅度已经不低了,其他人连几百块都调整不了,无论如何老Z都是油盐不进,老Z的理想是7000元。我和另外一个领导商量以后,觉得再招一个也不容易,即使招到也需要6个月时间才能投入战斗,很多鸡汤管理法不是说了吗?很多企业不相信自己人总是相信外招,结果企业越来越差不是吗?最终给老Z涨到了7000元。这个工资加上平时的加班,扣除养老保险老Z每月工资接近8000元,还有个13薪,这个收入在一个县级市我觉得应该还过的去。
  2020年,老Z工作上还是一如既往,这期间我有意把老Z往主管方向培养,中层干部开会我一直让他参与,在有些活动中我有意让他和中层干部在一起合作。但是老Z态度开始变化了,已经不把一切看在眼里了。下面三四个人技能水平一般,稍微复杂的事情解决不了,有时夜里解决不了,会给老Z打电话。以前这都是常事,大概每月有1到2次,大部分月份没有,但是现在老Z觉得受不了了,应该有更高的收入,经常透漏着一些工资低什么的消息,并且已经不拿我和另外一个领导当一回事真融宝出问题啦!了。任何人的建议都油盐不进,每天就是琢磨着他干的多,别人干的少,还有个事就是老Z这两年和其他部门的组长和主管总是闹矛盾,沟通一直存在问题,最大的问题是他对身边的一切人都不相信。别人给我们说几句工作的事,他就认为是告状,还总是担心自己干不长,会挨整,为这个事我平时经常开导他,我说人活在世上信任是最关键的,你这样一天到晚疑神疑鬼不累吗?再劝他就说在哄他。这几天快放假了,因为本年度疫情的关系,年终奖都有所下调,附近几个工厂已经取消了年终奖,我们下股市:应知其然更应知其所以然调幅度高达30%,主管以上都调整的比较多,但是对技术人员和基层人员下降幅度不大,老Z会下降500多元。当我跟他谈话时,他当时就觉得是另外一个领导在整他,说有几次那个领导对他说了什么什么话,然后就是一大堆付出不成回报,当了组长没有拿到操心费,晚上还要接电话,自己不是主管但是干着主管还要跟着主管轮班一类的活等等,然偶越说越激动。最后说降了年终奖,他就走,我实在是忍无可忍,我说老Z作为你的上司我听了你的话,不想说啥,要是作为关系不错的朋友我劝你别干了,这么大的压力干着也没啥意思不死?他愣了一下说你说的是真的?我平静的说真的,他说年终奖还没有发呢,我说我保证你肯定发到手(按照制度这时辞职是没有的)。他磨磨蹭蹭的说我们谈着谈着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步,这时我已经不想说一句话,他看我不说话又说年终奖还没发他不能走,我说我现在给你签字,保证你能拿到一分不会少,我当着他的面飞快的给他写了一个说明。签字后,让他交出了笔记本电脑和资料,然后通知门岗可以离开,明天过来办正式离职手续。我和另外一个领导碰头后,然后他通知工作群和沟通群,把他移除了,晚上我看到他的朋友圈:真他妈的人走茶凉啊!附了被移除的群的截图。
      泪流满面,华锋铝业终于一字板一天。唐僧听不过道:“仙童啊,你闹的是甚么?消停些儿,有话慢说不妨,不要胡说散道的。行者着实心焦,行至金銮殿前观看,那里边有许多精灵,都戴着皮金帽子,穿着黄布直身,手拿着红漆棍,腰挂象牙牌,一往一来,不住的乱走。坐定,禄星道:“我们一向久阔尊颜,有失恭敬,今因孙大圣搅扰仙山,特来相见。”袭人笑道:“那里一时都打得完,如今先拣要紧的打两个罢。新版创业板上午盘面小结和思考。医药、消费同步大涨,内外资主力资金持续回流。

17

积分

0

好友

1

主题

发表于 2021-2-8 14:33:42
求解。。

Copyright © 2013-2014 Comsenz Inc.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: zhizhebuhuo&yahoo.com(请用"@"替换邮件地址中的"&")

回顶部